张麻子取媳妇


频道:学习宝典 来源:福州家教100中心 点击:469 日期:2014/3/14

        麻子张三要娶亲了。开始,本村的人们都只当是茶余饭后的笑谈,但是,当唢呐声一高一低地响彻在木村清晨的上空,盘旋不下,很倔强地划破那抹霞红的静谧和安逸时,被吵醒的人们出外围观,看到那一排排的敲锣打鼓的送亲队伍以及不远处张三家破败的屋门前突然在一夜之间就出现的喜字,顿时明白,那不是笑谈。

        旧式的花轿在坑坑洼洼的木村小路上晃悠悠地前行,也许是时候仍早,以至于那些抬花轿的人还未醒,带着困意,为了补贴家用,不得已才在这个时候出来干活,前行时像是要把轿子里的人晃悠出来才算解气,也不愿作罢,全然不顾轿子里的新娘是否娇弱,是否经得起颠簸,所幸的是,那轿子虽然破旧,看起来经不起那么折腾,可好在这木村很小,小到走上那么几步就到了尽头,这才让送亲的队伍还算顺畅地将新娘子送到了张三的家门口。福州思敏家教提供一对一上门家教。

        木村老老少少突然都惊醒了,守在家门口用眼睛去瞟送亲队伍已经很难满足他们的好奇心了,他们索性成群结队地跟着送亲队伍的后面直奔张三的家。这下,还未真正让晨光普照的木村却顷刻间热闹非凡,男人们来不及穿上衣衫,甚至来披个外套都不愿意,直接光着膀子奔向张三家,妇女们抱着被唢呐声吵醒而大哭的孩子,一边拍着怀里的孩子,一边赶路,也许是路赶得太过匆忙,以至于拍孩子的力度相较于平时,有些过分的大了,而孩子们并不买这喜庆的账,哭得更大声了,哭声夹杂着唢呐声,好似这乐曲更隆重了,但此刻她们的母亲早已顾不得那么多了。姑娘们整理着衣衫,全然不顾平常的形象,就连老人们都蹒跚地走在路上,尽管被落下了很多,仍然不懈地往前走,突然间一个个争先恐后的。所有的人都带着茫然,带着笑意,可扬起在嘴角的那抹笑,似乎带着或多或少的讽刺。许多人都在猜测,这麻子张三虽然本分老实,但那连,满是麻子,谁看了都会觉得恶心,若是半夜醒来看到那张脸,准以为是撞了鬼了,魂肯定都飞没了。难道这女人有特异功能,敢嫁给他?当然,张三家有权有势就好理解了,瞧李村长家那傻儿子,就凭着自己老父是村长,在村里称王称霸,照样娶了个美娇娘回家,但这张三家里穷得都快揭不开锅了,自己是个粪工,还拖着个常年瘫痪在床的药罐子老娘,这都三十好几了,仍是个光棍。

        所有人都围在张三家门口。此刻的张三早已经在门口候着了,今日的他,兴许是终于能娶上女人,头一回当新郎官的他,也打扮得有模有样的,天仍是灰蒙的亮,所以张三脸上的麻子似乎看得不是那么清楚,但是,能看到他因为高兴,黑黝黝的脸上散发着神意的光芒,这与平日话少、不大笑的他似乎是不大相似的,以至于所有人都不是张三,可从他身上传来的那股恶臭的粪味,没有人再怀疑了。轿子里下来个女人,蒙着红盖头,那新娘装有些破旧,不知从哪里借来的,陈旧不堪,可依然难以挡住

        新娘姣好的身材,比起李村长家的媳妇,那更是有过而之无不及了。这下可吊起所有人的胃口了,好些人都蹲了下来,或者期盼能适时地吹来一阵风,可以瞧瞧新娘子,可这一切都没有发生,新娘子在媒婆的搀扶下,直接进了张三屋里头,谁也没瞧见。张三把零零散散的小钞给了送亲的队伍,一个个派发,虽然看起来挺多的钞票。但那都是些零散的钱,谁看了都会觉得寒酸。送亲队伍不干了,嫌这钱虽够数,但怎么看都觉得丢人,非要张三换大钞。可瞅着张三家的屋子,与其说是屋子,倒不如说是一些茅草扎堆的隔空的地方儿,别说下雨肯定漏个不行,刮个风都能感到那股冷意,屋内和屋外除了了茅草隔着,其实也是一样的,张三家这股凄寒的光景,再加上张三的好说歹说,送亲的人也只能自认倒霉,这才一个个意兴阑珊的回家,而屋外的男人们,则吵着闹着要闹洞房,可他们家的媳妇儿看张三娶得媳妇有点像李村长家的媳妇,猜想着张三家的媳妇也必定是个小骚货,怕自己男人给迷了去,各自拽着自己家男人回去了。而张三也只是赔笑,不一会就进屋了,不管不顾外面的争闹声,将本来并不严实的门用屋里所有能用上的东西把它给顶的严严实实。屋外的人看着茅草墙上到处显现的细缝,缝虽小,但好歹也是个缝啊。可是,里面很快就没有声音了。缝里也看不出什么东西,站在门外的人等久了,兴许觉得乏味了,也就稀稀落落地归家了,可唯独有一人,站在不远处,无人察觉的地方,站了一整个早上,直至晌午才回去。

        傍晚,王桂花拿着刚刚摘下的野菜正要往猪圈走时,瞧着自家男人昆山刚从田里回来,手里正拿着锄头站在门口,也没进屋的意思,只瞅着张三家的院子看,眼睛放着光亮,而那光亮是热烈的,她正疑惑,顺着自家男人的目光看去,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顿时指桑骂槐地破口大骂,也不知道是哪家的骚货出来晃荡了,把男人的魂张三的媳妇

        麻子张三要娶亲了。开始,本村的人们都只当是茶余饭后的笑谈,但是,当唢呐声一高一低地响彻在木村清晨的上空,盘旋不下,很倔强地划破那抹霞红的静谧和安逸时,被吵醒的人们出外围观,看到那一排排的敲锣打鼓的送亲队伍以及不远处张三家破败的屋门前突然在一夜之间就出现的喜字,顿时明白,那不是笑谈。

        旧式的花轿在坑坑洼洼的木村小路上晃悠悠地前行,也许是时候仍早,以至于那些抬花轿的人还未醒,带着困意,为了补贴家用,不得已才在这个时候出来干活,前行时像是要把轿子里的人晃悠出来才算解气,也不愿作罢,全然不顾轿子里的新娘是否娇弱,是否经得起颠簸,所幸的是,那轿子虽然破旧,看起来经不起那么折腾,可好在这木村很小,小到走上那么几步就到了尽头,这才让送亲的队伍还算顺畅地将新娘子送到了张三的家门口。福州思敏家教提供一对一上门家教。

       木村老老少少突然都惊醒了,守在家门口用眼睛去瞟送亲队伍已经很难满足他们的好奇心了,他们索性成群结队地跟着送亲队伍的后面直奔张三的家。这下,还未真正让晨光普照的木村却顷刻间热闹非凡,男人们来不及穿上衣衫,甚至来披个外套都不愿意,直接光着膀子奔向张三家,妇女们抱着被唢呐声吵醒而大哭的孩子,一边拍着怀里的孩子,一边赶路,也许是路赶得太过匆忙,以至于拍孩子的力度相较于平时,有些过分的大了,而孩子们并不买这喜庆的账,哭得更大声了,哭声夹杂着唢呐声,好似这乐曲更隆重了,但此刻她们的母亲早已顾不得那么多了。姑娘们整理着衣衫,全然不顾平常的形象,就连老人们都蹒跚地走在路上,尽管被落下了很多,仍然不懈地往前走,突然间一个个争先恐后的。所有的人都带着茫然,带着笑意,可扬起在嘴角的那抹笑,似乎带着或多或少的讽刺。许多人都在猜测,这麻子张三虽然本分老实,但那连,满是麻子,谁看了都会觉得恶心,若是半夜醒来看到那张脸,准以为是撞了鬼了,魂肯定都飞没了。难道这女人有特异功能,敢嫁给他?当然,张三家有权有势就好理解了,瞧李村长家那傻儿子,就凭着自己老父是村长,在村里称王称霸,照样娶了个美娇娘回家,但这张三家里穷得都快揭不开锅了,自己是个粪工,还拖着个常年瘫痪在床的药罐子老娘,这都三十好几了,仍是个光棍。

        所有人都围在张三家门口。此刻的张三早已经在门口候着了,今日的他,兴许是终于能娶上女人,头一回当新郎官的他,也打扮得有模有样的,天仍是灰蒙的亮,所以张三脸上的麻子似乎看得不是那么清楚,但是,能看到他因为高兴,黑黝黝的脸上散发着神意的光芒,这与平日话少、不大笑的他似乎是不大相似的,以至于所有人都不是张三,可从他身上传来的那股恶臭的粪味,没有人再怀疑了。轿子里下来个女人,蒙着红盖头,那新娘装有些破旧,不知从哪里借来的,陈旧不堪,可依然难以挡住

        新娘姣好的身材,比起李村长家的媳妇,那更是有过而之无不及了。这下可吊起所有人的胃口了,好些人都蹲了下来,或者期盼能适时地吹来一阵风,可以瞧瞧新娘子,可这一切都没有发生,新娘子在媒婆的搀扶下,直接进了张三屋里头,谁也没瞧见。张三把零零散散的小钞给了送亲的队伍,一个个派发,虽然看起来挺多的钞票。但那都是些零散的钱,谁看了都会觉得寒酸。送亲队伍不干了,嫌这钱虽够数,但怎么看都觉得丢人,非要张三换大钞。可瞅着张三家的屋子,与其说是屋子,倒不如说是一些茅草扎堆的隔空的地方儿,别说下雨肯定漏个不行,刮个风都能感到那股冷意,屋内和屋外除了了茅草隔着,其实也是一样的,张三家这股凄寒的光景,再加上张三的好说歹说,送亲的人也只能自认倒霉,这才一个个意兴阑珊的回家,而屋外的男人们,则吵着闹着要闹洞房,可他们家的媳妇儿看张三娶得媳妇有点像李村长家的媳妇,猜想着张三家的媳妇也必定是个小骚货,怕自己男人给迷了去,各自拽着自己家男人回去了。而张三也只是赔笑,不一会就进屋了,不管不顾外面的争闹声,将本来并不严实的门用屋里所有能用上的东西把它给顶的严严实实。屋外的人看着茅草墙上到处显现的细缝,缝虽小,但好歹也是个缝啊。可是,里面很快就没有声音了。缝里也看不出什么东西,站在门外的人等久了,兴许觉得乏味了,也就稀稀落落地归家了,可唯独有一人,站在不远处,无人察觉的地方,站了一整个早上,直至晌午才回去。

        傍晚,王桂花拿着刚刚摘下的野菜正要往猪圈走时,瞧着自家男人昆山刚从田里回来,手里正拿着锄头站在门口,也没进屋的意思,只瞅着张三家的院子看,眼睛放着光亮,而那光亮是热烈的,她正疑惑,顺着自家男人的目光看去,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顿时指桑骂槐地破口大骂,也不知道是哪家的骚货出来晃荡了,把男的魂都勾去了。张三家里突然有人抬头往这里看,昆山这才醒悟,刚那声音是自家婆娘骂的,顿时悻悻地将目光移开,心虚地往屋里走去,顺带踹了王桂花一脚。王桂花这时火更大了,但也不

        都勾去了。张三家里突然有人抬头往这里看,昆山这才醒悟,刚那声音是自家婆娘骂的,顿时悻悻地将目光移开,心虚地往屋里走去,顺带踹了王桂花一脚。王桂花这时火更大了,但也不敢朝昆山发火,就将这账算在了隔壁那骚货的身上,但现如今,她也只能忍气吞声,她男人还能不懂,轻则踹你两下,揍你两拳,重则打得你哭爹喊地叫饶,可以叫你一个月下不来床,怒起来杀了你也指不定呢,所以,她只能乖乖地去猪圈喂养猪群,毕竟来日方长,可嘴里仍然小声地嘟囔着,如果让昆山听见了,指不定真招来一顿好打。

        张三家的女人是村里最漂亮的女人,比李村长家的媳妇还漂亮一百倍,这消息不胫而走,至于是谁第一个发现的,谁第一个说的,已经无从查询了,但是大家都知道,毕竟木村不大,算来也不过是四五十户人家罢了。可是这么一讲,所有人就更想见张三的女人了,毕竟很多流言在说,张三之所以能娶到这么漂亮的女人,绝对是上辈子积德了。但更多都说,这女人是残花败柳,肯定被很多男人睡过,被所有人唾弃了才嫁到这里来的,要不然张三干嘛一大早的娶亲,仿佛见不得人似的?可说归说,所有人都还是想见见张三的女人的。

        那日,像是约好了一样,张三的女人刚从屋里出来,要到院里洗衣服的时候,立刻围了一大群人,所有人都像看见罕物一样盯着张三的女人看,连眨眼都不愿意,仿佛那是一件很费劲的事情,更重要的是怕眨了眼会错过什么,张三的女人顿时觉得很奇怪,不理解周围的人到底想干什么。好在此刻张三回来了,挑着平日的粪桶,只是此刻已经空了,人们闻到那股恶臭,这才一个个厌恶地捂着鼻子挪开,生怕那股恶臭会传染到自己身上,但是又只是挪开那么一小块地让张三进院子,怕挪的地大了,等会让人占了去,让别人抢占了更好的位置,便宜了别人,张三也奇怪地看着村里的老老少少的人聚集在家门口,还以为家里出了什么大事呢,急急往家里赶,进了院子,看到自己女人拿着要洗的衣服,站在院子里,正往外看,心里顿时明白了几分。于是匆匆催自家女人进屋,也顾不上将粪桶放在院子里,直接带进屋里去了。又再一次将门关严实了。慢慢地,又像上次那般,人们等着乏味了,想起是该回家烧火做饭了,这才各自散去。但那日的那个人继续站在老地方,没挪地,只在那看,也许那能看得清楚吧。直到天黑了,人群都散去了,那人也才跟着散去。

        几经这般的折腾,女人们也算是看够了,大意不过是一骚货,可男人们就怎么也看不够,要去田地里干活的话,如果顺路,那还好说,若是不顺路,也要绕着远路,故意从张三家门口经过,只为了看看张三的女人,哪怕见不到,闻闻那传出来的女人味道也觉得精神气爽。这下,木村里的女人就看不惯了,特别是王桂花,因为自从昆山见过张三的女人第一面后,总是动不动就朝那边看,一看就是好大一会儿,她又不好朝昆山大吵大闹,只好在女人们闲聊时,凭借自己是张三的邻居,就把所看到的景象加以编排和想象,尽瞎扯一些张三女人的过去,也越来越夸张地描述,而村里的女人本来就嫉妒张三的女人长得那么姣好,再加上李村长媳妇做铺垫,也就愿意相信王桂花的话,然后更加夸张和更加离谱地跟村里的人说张三的女人以前是怎么勾引男人,坏了好几次孩子都被那些男人的老婆给打没了,而男人们,虽喜欢张三的女人,但也嫉妒张三,怎么让这小子捡着便宜了,也愿意相信村里的传闻了。当然,歪想总是有的,但大伙也只是想想,毕竟以后还要在村里待下去,为了个女人弄了个臭名,有点得不偿失,何况这女人很可能是别人用了很多次的破鞋,搞不好还弄了个脏病回来。可流言归流言,虽然在村里越传越离谱,可张三本来就木讷,加上又不大爱说话,整日挑着粪担,也无人和他接触,张三的女人更加少出屋,难得见到一回,也不大和村里的女人们接触,也就没人知道她的名字。大家也都称呼她是张三的女人。

        女人闲聊时,偶尔李村长的媳妇嘉丽也会有意无意地在旁听着,但从不开口说话,更不用说是评论了,她也见过张三的女人,确实是一美丽女子,说她是天仙也不为过。

        这些日子,村里人见到张三,似乎觉得他比以前清爽了许多,神采也飞扬了起来,村里人都说,这张三娶了媳妇以后就是不一样,何况还是娶了那么漂亮的媳妇。媳妇漂亮归漂亮,也是很贤惠的,常常见她把满是粪臭的院子打扫得干干净净,想必屋也是,再加上她让张三去山上摘了些山茶花种子院子里,顿时将那粪臭覆盖,反倒让人觉得清香宜人,张三的老娘自从瘫痪以后,待在屋里也三五年了,经张三的女人这一折腾,竟然能在院里由张三的女人搀扶开始走动走动。

        也不知道是不是让张三娶了漂亮又孝顺贤惠的媳妇,上天总要向他讨要什么的,所以,那日,张三仍像往常一样挑着粪担出门,到往常的地方装满粪便后往田里走的那会,不知怎么地,一下子栽进了田里,不省人事,过了很久之后,有人经过,这才发现,在村里几个男人的帮忙下,将他抬进了他家屋里,并积极地请来了大夫,这不进屋不打紧,一进屋里,这心里就更不平衡了,这屋虽然简陋,但是绝对干干净净,别有一番情致。但好歹瞅到了张三的女人,并且是那么近距离的,心里多多少少有些许安慰,大夫看了张三,摇了摇头,只说了运气好,过些时日就好醒了。运气不好也许就这么一辈子,甚至悄无声息地去了,说完,屋里顿时传出了巨大的哭声,以及强悍的抱怨声,老天,我这时作了什么孽啊,这般折腾我儿子,好不容易娶了个媳妇,多了个孝顺的人照顾我,还没些时日就让我失去一个儿子啊。大伙儿虽然想和张三的女人多待一会儿,想怜香惜玉一番,可看着人那么多,也不现实。而且张三的娘这么哭闹,大家心里也觉得烦,各自散开了。反正张三这么躺着,以后还怕没机会?但惟独让人意味深长的是张三的女人没有哭,也没有闹,只是静静地、呆呆地坐着,一语不发,就这样,一直坐到第二天。

        第二天刚亮不久,张三的女人就像没事的人一样,继续做往常的事情,可是惟独例外的,这次是她代替张三,挑着粪担,沿着张三每天都要走的路,做着张三每天做的事情,也许,她心里还是清楚,张三这活还是要干的,要不然,谁养家糊口。只是没人明白,她是怎么知道张三每天做的事情,毕竟她从来没有出过门。可怀疑归怀疑,还是没有人去问,也就没人知道答案了,这这活只干了几天而已,就被村长的媳妇嘉丽请去家里帮忙了,并且活轻松,只是帮忙打扫屋子,给的口粮比平日挑粪的活还要多,张三的女人也顾不得想那么多,每天都照顾两个病人,还得考虑养家糊口,把她累坏了,就直接去了。可村里的人倒觉得很奇怪,这张三的女人比嘉丽长得漂亮,这不明摆着要让嘉丽当绿叶吗?这天下哪有那么奇怪的事情,莫不是她要更好地折磨张三的女人,可是每天看张三的女人进进出出,也没发生过什么事,渐渐地村里人就淡忘了,在柴米油盐的压力下,偶尔嚼嚼舌头罢了,男人们震慑李村长家的势力,也只能在心里想着张三的女人,毕竟没人敢在太岁爷头上动土。

        站在远处的那人常常盯着张三家不放。忽而一日,见到张三家晃动了一人影,张三躺着没醒,张三的娘虽然能下床走动了,仍然需要人扶着,虽然看不着人,但那人也就猜出是谁了,那人偷偷地跟着张三的女人,看见他小心翼翼都往山上的那棵木棉树走去,虽然被木棉树挡着,但是,仍然可以看清张三的女人跟一个人拉扯着,根据判断,绝对是个男人,只是拉扯了一会儿,突然停息了,隐隐约约地可以听到张三的女人在哭泣,抽泣了一会儿,就自顾自地朝家里走去,那男人也没跟着,只是看着她的背影远去。常站在远处的那人突然诡异的笑了,也走开了,而这一切,被嘉丽完完全全看在眼里。

        这些日子,张三的女人有些反常,做事情常犯错,开始的时候,嘉丽还会好言好语地教训几句,最后实在火了,怒气冲天地对张三的女人说,你是不是看着我善良好欺负,不敢大骂你啊。好啊,给你点阳光,你还真是灿烂了啊。但我也不打你不骂你,免得人家说我嘉丽仗势欺人,这样,我这边你也别做了。张三的女人听到这话,本来低着头唯唯诺诺道歉着,突然一下子抬头,睁大了眼睛,手足无措地看着嘉丽,她知道丢了这份差事,意味着什么,嘉丽看着张三的女人,突然,眼里露出了巨大的同情,只好无奈地说,这样,我公公比较严厉,你给他做差事,就不敢出错了。你以后就去我公公屋里帮忙,听候我公公差遣吧,张三的女人感激地看着嘉丽。忙不迭地说,谢谢。

        往后的日子,张三的女人开始照顾李村长的起居,知道李村长前面老婆刚死,所以,李村长问话闲聊的时候,也尽量绕开话题,出于善良,她将李村长照顾得很周到。

       那夜,昆山喝了酒,壮了胆,竟然猛地冲进张三的家里,想对张三的女人做些什么,任凭张三的女人怎么哭喊都不放过她,而屋里张三的娘除了跟着一起吼叫外,没有其他的办法了。此时的张三只是直愣愣地躺着,恰巧此时,王桂花听到声音了,走了过去,顺势拿起锄头,砸在昆山的头上,然后,昆山死了, 王桂花疯了,被接回娘家去了,毕竟木村封闭,虽然晓得杀人要偿命,但王桂花杀人这事,谁也不愿意把这错怪在王桂花身上,所有人都认为都是张三的女人平日里搔首弄姿的,勾引了昆山。但李村长家深明大义,觉得不是张三的女人的错,再者也可怜她一个人要照顾两个病人,生得又那么姣好,家里每个男人,难免又会出现类似的事情,为了避免木村再出横祸,于是让张三一家全部住进村长院子里的一个小屋,屋虽小,但比起张三家,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张三的女人本来想推辞的,但怕得罪了村长,以后就难做事了。想混口饭吃都难,于是就答应了下来。

       往后的日子,张三的女人开始照顾李村长的起居,知道李村长前面老婆刚死,所以,李村长问话闲聊的时候,也尽量绕开话题,出于善良,她将李村长照顾得很周到。

       那夜,昆山喝了酒,壮了胆,竟然猛地冲进张三的家里,想对张三的女人做些什么,任凭张三的女人怎么哭喊都不放过她,而屋里张三的娘除了跟着一起吼叫外,没有其他的办法了。此时的张三只是直愣愣地躺着,恰巧此时,王桂花听到声音了,走了过去,顺势拿起锄头,砸在昆山的头上,然后,昆山死了, 王桂花疯了,被接回娘家去了,毕竟木村封闭,虽然晓得杀人要偿命,但王桂花杀人这事,谁也不愿意把这错怪在王桂花身上,所有人都认为都是张三的女人平日里搔首弄姿的,勾引了昆山。但李村长家深明大义,觉得不是张三的女人的错,再者也可怜她一个人要照顾两个病人,生得又那么姣好,家里每个男人,难免又会出现类似的事情,为了避免木村再出横祸,于是让张三一家全部住进村长院子里的一个小屋,屋虽小,但比起张三家,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张三的女人本来想推辞的,但怕得罪了村长,以后就难做事了。想混口饭吃都难,于是就答应了下来。

        自从张三一家搬到李村长家后,嘉丽也时常和张三的女人有一搭没一搭地唠家常,也说起了当初因为家里很穷,父亲又好赌,结果输了邻村林大爷家的一笔大钱,幸亏李村长仗义相助才得以解脱,最后,为了报答李村长,她主动要求嫁给李村长的傻儿子,反正,嫁谁不是嫁呢。听到嘉丽说起她的故事,张三的女人一阵同情,大意有些同病相怜,见村长的媳妇那么看得起自己,为了表示衷心,也就将她的故事说给了嘉丽听,她是有名字的,她叫小姚,和青梅竹马阿生相爱了,可父亲嫌贫爱富,她和阿生只好私奔出来,后来阿生被抓去当兵了,她举目无亲地在外生活,结果被人贩子拐卖了,好不容易偷跑出来,有次差点被轮奸了,恰巧张三经过救了她,为了报答他,她就嫁给了张三。后来张三瘫痪了,阿生的队伍刚好经过这,那回也巧,她去邻村帮张三买药的时候,碰到了阿生,阿生要她跟着他走,但想着张三救过她,而她也是张三的人了,何况现在张三的处境,如果离了她,可怎么办啊,这种忘恩负义的事情她做不了,要走也得等张三醒了再走,如果张三一辈子不醒,她就一辈子不走。虽然她爱着阿生,但也只能放弃那念头,后来,阿生就走了。说着彼此的故事,两个女人说到动情之处,都泪流不止,两人顿时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转眼,到了中秋佳节,李村长家一直都很热闹,今年多了勤劳能干的张三的女人,就更加热闹了。但是,大家都很开心,唯独张三的女人心事很重,也是,最近婆婆动不动就咳嗽,而且越来越严重。张三以前虽然也是瘫痪,但好歹呼吸是顺畅的,可最近连呼吸都快不行了,张三的女人想找大夫给张三和婆婆看病,可哪里来的钱啊,平日里有钱,都给他们看病了。这下真是愁死张三的女人了。而这中秋,似乎很有感应,也不知怎么地,却在半途下起了大雨,而且雷声滚滚,一直不停,这也省去了她强颜欢笑,大家匆匆忙忙地往屋里赶,李村长家热热闹闹的中秋也被这雨打散了。张三的女人在吃了嘉丽递来的月饼不久后,慢慢就觉得全身发烫,但她也没往月饼那想,总觉得是不是最近太累了,可能发烧了,所以,她只想尽快收拾好,好早点休息,好不容易才收拾完,可所有人都去休息了,她也打算去好好洗个热水澡,睡个觉,兴许能退去高烧。可是,当她带着衣物走进平日村长家女工才去洗澡的地方却发现村长早就在那里等待,他们都各自吃了一惊,但村长很快就淡定下来,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张三的女人正想离开,可是村长说了几句话之后,她就留下来了,并且,到第二天早上才回到房间,回到房间后,张三的女人只是望着婆婆和张三,不哭却流着眼泪,很久很久之后,她就到村长屋里拿钱去给他们买药了。之后的日子就这样不停地循环重复着,知道······

        那晚,整个木村都进入了寂静的时候,一声刺耳的女高音划破了这份宁静,李村长死了,李村长的傻儿子也死了,听到叫声后进来被砍了一刀就死了,他们的血液迅速向房间的各个角落流去。此时,张三的女人正赤裸着身体,躺在李村长的旁边,惊悚地看着那个拿刀的人,没错,那不是别人,是他的丈夫张三,后面跟着婆婆,可是婆婆已经昏死过去了。而现在张三是怎么醒过来的,又是怎么知道她在这里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已经百口莫辩了,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笑了,至少她觉得,她可以离开了,张三愤怒地看着他的女人,突然嘲笑说,我在阎王殿与人间门口徘徊,你却敢在这里快活,我杀了你这女人,可是,就在他举刀就要砍下去的时候,她正无畏且无愧地等待死神的降临,刀停住了,一滴眼泪落在她脸上,等她睁开眼的时候,丈夫和婆婆已经不见了。

        这件事之后,封闭的山村仍然只是闹腾了一下,只是多了些闲聊的话题。而少了李村长,似乎大家更加自在了,虽然表面上大家都感到伤悲,却在家里不住地庆祝大解放,男人们各自豪迈地说,我早就看李村长不爽了,要不是张三给他一刀,我肯定就下手了,但是,下手的人终究是张三,而不是别人。

        那晚之后,张三的女人再也没有出现过,村里人说,这骚货,跟着相好跑了。

       那之后,嘉丽也走了。在李村长和李傻子下葬的那天。她走的时候哭的很凄惨,就像他们下葬时她的那份不舍一样。木村人都说,当初错怪她了,她只是长得漂亮,就认为她是骚货是不对的,你看,嫁给了傻子,一样爱自己的丈夫,尊重孝顺自己的公公。老一辈的也就把嘉丽的事情一代代传说,直到今天,你走进木村,问起木村的故事,这个事是必讲的,同样是漂亮的女人,可嘉丽是大家心中的女神,而张三的女人,是淫妇的代表。

       只是,没人看到,那晚,嘉丽守在窗门口,看着张三的女人那晚离开的背影的时候,心里曾有那么一股冲动,想告诉张三的女人,一切从来都不是巧合。从张三昏迷开始时,已经有人在下棋了。可是,她知道,她的志刚在邻县等着她一起走,已经三年了,从她被迫嫁进李家开始,这三年来她的屈辱该到尽头了,她的面具也是时候摘下来了。而张三的女人从来都不知道,她只是一颗棋,一颗可以代替嘉丽被李村长蹂躏的棋子。

       而张三的女人失踪的那年之后,山上那棵木棉树每年都开得很茂盛,花是血红娇艳的。而每年,树下野总有一束最美最美的山茶花,每束花的花茎上都刻着,小姚,对不起,我该坚决地带你走。福州家教100中心提供此文

 

------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如有任何问题请联系我们。

编辑者:福州师大福大家教中心http://www.fz-jjw.com)


区域:仓山区 鼓楼区 晋安区 马尾区 台江区 闽侯县 长乐市 福清市 闽清县 永泰县 罗源县 连江县 平潭县 莆田市 宁德市 台江区瀛洲 台江区后洲 台江区义洲 台江区新港 台江区上海 台江区苍霞 台江区洋中 台江区茶亭 台江区鳌峰 台江区宁化 台江区中州岛 台江区中亭街 台江区元洪城 台江区江滨中路 台江区工业路 台江区宝龙广场 台江区六一中路 台江区五一南路 台江区白马南路 台江区西二环南路 台江区排尾 台江区八一七南路 台江区台江路 台江区武夷绿洲 台江区省人民医院 台江区帮洲街 台江区双杭 台江区国货西路 台江区闽江世纪广场 台江区博美诗邦 台江区大利嘉城 鼓楼区鼓东 鼓楼区鼓西 鼓楼区温泉 鼓楼区东街 鼓楼区南街 鼓楼区津泰 鼓楼区华大 鼓楼区水部 鼓楼区五凤 鼓楼区安泰 鼓楼区五一广场 鼓楼区乌山路 鼓楼区五一北路 鼓楼区六一北路 鼓楼区白马北路 鼓楼区八一七北路 鼓楼区黎明 鼓楼区西湖 鼓楼区西江滨 鼓楼区西二环 鼓楼区杨桥路 鼓楼区五四路 鼓楼区铜盘路 鼓楼区华林路 鼓楼区湖前 鼓楼区省体中心 鼓楼区左海 鼓楼区大儒世家 鼓楼区北二环 鼓楼区温泉公园 鼓楼区凤湖路 鼓楼区软件大道 鼓楼区洪甘路 鼓楼区梅亭 鼓楼区梅峰路 鼓楼区仙塔街 鼓楼区福新路 鼓楼区古田路 鼓楼区福飞南路 鼓楼区中环 鼓楼区东大路 鼓楼区湖滨路 鼓楼区乌山西路 鼓楼区洪山桥头 鼓楼区西洪路 仓山区仓前 仓山区东升 仓山区对湖 仓山区临江 仓山区三叉街 仓山区上渡 仓山区下渡 仓山区金山大道 仓山区闽江大道 仓山区南江滨路 仓山区洪湾路 仓山区浦上大道 仓山区连江南路 仓山区上三路 仓山区六一南路 仓山区建新路 仓山区城南 仓山区榕城广场 仓山区南二环路 仓山区则徐大道 仓山区白湖亭 仓山区万达 仓山区金桔路 仓山区金祥路 仓山区江南水都 仓山区中庚城 仓山区学生街 仓山区福湾路 仓山区盘屿路 晋安区茶园 晋安区王庄 晋安区象园 晋安区岳峰 晋安区鼓山 晋安区新店 晋安区福马路 晋安区远洋路 晋安区连江路 晋安区前横路 晋安区福新中路 晋安区塔头 晋安区茶会 晋安区火车站 晋安区五四北 晋安区五里亭 晋安区西园 晋安区鹤林新城 晋安区钱隆御景 闽侯大学城 闽侯甘蔗
学校:福建师范大学 福建农林大学 福州大学 福建中医药大学 福建医科大学 闽江学院 江夏学院 福大至诚学院 师大协和学院 福建交通职业技术学校 福建华南女子职业技术学校 福州外语外贸职业技术学校 福州大学阳光学院 福建工程学院 集美大学 厦门大学 福建广播电视大学
科目:数学 语文 物理 化学 英语 历史 地理 政治 钢琴 美术 书法 网球 日语 托福 雅思 计算机 韩语 奥数 吉他 围棋 英语口语 法语 德语 成人 外教 幼儿
福州师大福大家教中心
    在线即时交谈 请家教
    在线即时交谈 做家教
15985773757
家长免费登记
教员免费注册
教员快速登录
公交地图查询
福州师大福大家教中心